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下水道太落后 大力整改阀门会有大需求

当前位置:三凌自控阀门 >> 新闻动态
发布时间:14-07-04 关注次数:

    说起下水道,相信大家都还记得《速度与激情》中下水道 内的逃亡,下水道足足有一人多高,在我们看过的许多外国大片中,下水道都是主人翁逃生所必不可少的途径。如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主人翁就是越过下水道而逃出生天的;还有美剧《越狱》,男主角背上错综复杂的监狱下水道地图,相信许多人都仍记忆犹新。维也纳下水道公司经理戈特沙尔甚至将下水道发展成了一个旅游景点,如今在欧洲这种“重口味”的旅游却受到了越来越多人得欢迎。

    而在中国真正称得上“下水道”的,就只有100多年前德国人在青岛修筑的那部分了。这部分下水道最高处可以达到2.5米以上,宽度在3米左右。下水道拱璧上每隔几米便有一条直径三四十厘米左右的水管,有的在两侧,有的就在头顶上方。在下水道的一个节点处,有一个6级台阶将下水道分成两层,上下两条水管的落差非常大,而且左右两侧还各有一条宽约一米的下水管,整个节点空间宽阔,犹如一座地下房屋。 相信大家都还记得今年7月29日山西太原在一场强降雨后,积水使路面变成波涛滚滚的“湖面”的景象。不仅太原,国内各个大都市“被水乡”,北京圆了“水乡梦”,上海地铁现“水帘洞”,武汉高校“操场畅游”,杭州西湖再现“水漫今山”。如此之多的城市都不约而同的出现城市内涝问题。 我们的政府可能没注意到吗?当然不可能,那为什么还会这样呢?我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

    新中国刚成立时,缔造者们在城市建设领域的经验是一片空白,所以建设城市排水系统的经验全是从“苏联老大哥”那里学来的。北京、广州、沈阳、天津、武汉……一批重点城市和新兴工业城市,是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建设起了现代化排水工程,苏联的“地下管网式”排水设施被全盘复制到了全国。这些排水管口径小,承载能力十分有限,难以应对大量的来水。苏联纬度高,降水较少,这个问题并不凸显,可是我国位于季风带,东部和中部的大多地方时季风气候,夏秋季节降水多,广州更是高达1600毫米。 而且,我国的城市排水系统建设重污水、轻雨水,大部分城市都没有专门的雨水管道,雨水管和污水管基本是上是混合在一起的。而我们的科研也偏重于污水处理技术的研究,而对城市排水管网领域关注不足,所以,在中国大部分城市都是只有“污水管”而没有“下水道”的。

    国家城市给水排水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总工程师郑兴灿说,“关注城市排水问题,不能光盯着平排水管道,许多问题不是出在管道上,而是出在城市本身。”的确,在我们的城市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湖泊河道、草地、裸露土地等不断被占为建筑用地。人们大量使用水泥、柏油、混凝土等材质覆盖土壤表面,形成了大面积几乎完全隔水的封闭地表,降落到地面的水难以向土壤下渗,形成地面积水,于是一场大雨,城市被积水淹没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此外,“雨岛效应”也对城市内涝起到必不可少的作用。和我们熟悉的“热岛效应”类似,“雨岛效应”也是伴随着城市而生的,其显著特征是和周边的地区相比,城市中局部降雨量明显增加,降雨次数增加,暴雨和冰雹的次数也相应增加。

    “近年来,北京城区降水量大于郊区平原的趋势日趋明显。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城区年降水比郊区多60毫米,相当于每年多了一场暴雨雨量。”刘延凯如是说。 也去,你不禁想问,这些我们的政府不知道吗?不,他们是知道的,可是,他们仍将地面上光鲜亮丽的城市建设作为唯一的政绩标准,据我所知,有的城市就花高达亿元的资金修建一座已然不存在许多年的佛塔,面子工程和可怕!反映到更深层次的问题,我们的政府官员还不够尊重人权、不够珍爱生命,如果真的爱护生命、尊重人权,就应该把百姓的生命财产看的高于一切,那么城市内涝问题早就该部这么严重了。

    当然,我国的城市内涝法律空白,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完善也是一个重大问题。 难道在现有的条件下,我们就真的无法应对暴雨吗?不,可以的,在北京“7.24”暴雨中,北京市气象局提前3天发出预警,当天的防汛指挥中心市长亲自坐镇,相关政府部门联合行动,5000余名干部职工一起动员,成功应对了这次暴雨袭击,总结起来也就八个字:预警及时,行动得力。